马小婷的碎碎念 http://blog.onlylady.com/981417[收藏] [复制] 我挑的东西都很好,我研究的

日志

婷婷酱漫谈读书。(好嫁风读书泡泡堂)(2017-6-14 20:31) 返回日志列表

热度 2阅读(8939)次 评论(3)次

重新成为一个读书人,这是吾33岁,所得到的天启。

也令我本人觉得很安静的幸福。不小心竟然用了幸福这个字眼,还真是令小确丧的婷婷子一定程度的惊讶的呢。
我的确是不容易感到幸福人,但读书这件事叫我感到幸福。

这篇东西吾写道这里并不十分知道自己到底要写什么,它究竟是什么样子,我究竟是怎么样的心情,目前仍然不知道。

这是近期买的书籍。其实话说到位,松浦弥太郎的书,我认为是不值得去花钱买的。

村上先生的《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在言又几书店买的,一个外面太阳红扑扑天蓝的要命的一天,我跟一个律师同辈约去三里屯见面。律师同辈我认识了好几年,虽然是同辈,但是比我大了好几岁。他那天意气风发的样子,穿着整套的簇新的西装,站在三里屯的广场上,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还拎着一个文件袋。我从墨镜里一眼看过去,觉得他够傻气的,在我们屯这么洋气的地方格格不入。还带着领带呢,西装也是三粒扣的老气的款式。我穿着白色运动鞋,辣眼睛的黄色运动服,口罩墨镜齐发的全副吸血鬼样子颠颠的跑过去拍他肩膀。这是我律师圈子里为数不多非常地道的朋友。

刚刚接到一个大案子,我们一起研究了很久。在三里屯的街道上,我一会指一个漂亮姑娘给他瞧,一会拉着他在户外吃椰子蛋糕。他的文件袋里是给我的资料,一会又把文件铺在桌子上讨论案子,当然顺带,也要讲别人的坏话。什么那个律师把人打了什么的,手舞足蹈的笔画。因为辛苦半年的成果,落了地。那天的心情又格外好。也捋顺了接下来的工作,三下五除二,铲雪一样,利落的敲定,这就是跟地道的人一起工作的快意。

他掏出手机,衬衫都被汗水打透了还不肯把领带拽开。然后给我看他研究这个案情看了多少本书。其实他一直是个刻苦钻研的律师同辈,是我们这个年龄层的少数还愿意做原理讨论和整体设计的人。其实我也一直讨巧,一直强迫他把他书共享给我,还强迫他做笔记,在我很懒的时候连打印这种粗活都叫他帮我办办好。

傍晚,我说领你去一个好地方,带他去了言又几书店。点了东西喝,律师同辈转了一圈,说这都是小资的书。在他的眼里,除了法律书籍,都是小资的书。我说我就是小资产阶级份子,这要是在某个时代,我肯定是第一个被挂个铁丝牌子跪玻璃渣的。

同辈觉得我喜欢那种他瞧不上的小资的书,但还是送了我这两本。其实书籍我并不爱买,我对书籍寡情寡义,但是在优秀的同辈那里,我觉得这两本书,和他滋滋不断的传给我的法律专业书的时候,看他在大太阳下穿着三粒扣的老师西装的时候,我发现,我重新的去审视自己:我离开幸福太久了,这种幸福叫做读书。

失却这种幸福是慢慢的,在你不经意的时候。

那么我该自己静一静,写一个找回我的幸福的路径。这里伴随着太多的回忆。不是那种说教式的,和功利意义上的。

我小小时候就是那种把爸爸妈妈缠着讲故事缠到他们俩都困的要死的小孩,一本故事书读了一百遍,虽然自己不认得字,但是大人少读一个字就会被我发现。我家住在郊区,上幼儿园都是万里长征,坐在爸爸的二八车上,我爸爸搜肠刮肚的给我讲故事,不是小兔子大灰狼那种,他给我讲史记,讲静静的顿河,讲东周列国,有时候他也词穷,就谎称故事被饭压在肚子里了,于是我还要隔十分钟问一句:饭下去了么,故事冒出来了么?

小学我爸爸有天跟妈妈一起开家庭会议,正经的对我说:你只爱看电视,不爱看书。

我小学时候就有律师狡辩的本性,开始哭开始喊,哭到抽筋:家里没有我看的书。确实,我父母不是那么爱买书的人。我爹立刻羞愧万分,连忙小跑步去新华书店给我买了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还有当时很流行的十万个为什么。于是我为了争口气,于是狂啃汤姆索亚,其实我并不喜欢马克吐温,还咬着牙用零花钱买了他的另一本索然无味的《苦行记》,时刻捧着装腔作势。还斥巨资买了高尔基的三部曲那么又红又专的书。逼着自己看,我始终不那么喜欢。十万个为什么我也没看完。

于是我彻底知道,买书这件事儿,不划算,容易上当。但是买了又要硬着头皮读。总之,我在那个阶段除了有点虚荣,没怎么读到滋养小学生心灵的东西。但是,我体会到一件事,就是安宁和高贵。我拿着马克吐温的书,装腔作势的给同学家长讲一讲时候,其实也就是鹦鹉学舌的样子,阿姨们都把小孩子拎到我前面说要跟我学。在家里时候我爹常年考试,他会在银行的文件后面做笔记,在饭桌上写到深夜,他不会写作文,表达能力不好,要把所有的古诗和古文背诵到烂熟。我躺着客厅棕色的皮沙发上,当时我们家刷的是红地板,灯光是白白的,我看着书,听着刷刷的书写声我父亲的笔记叠到老高。字体凌乱。但是那是我一生为数不多感到安静祥和聚在,幸福圆满的时刻。我祖父母家有书房,有书架,其实我一直是连个书架都没有的人。我是个非主流读书人。我以前讲过,我在祖母家上有比我家富足经常穿公主裙的堂姐,下有家里是官员的堂弟,我在祖母家是没有声音的,不受宠爱的,于是我经常一头扎进祖父的书房。我祖父是D的官员,我曾经在他书架上偷了半套资本论去学校捐掉,过几天他还能再补齐。参考消息我都挨个版本看,蒋介石传,毛泽东诗词我都拿下来看,因为书房安静,可以把一些我认识到的不宠爱的酸酸的味道从心灵的湿的抹布里挤掉。我没有堂姐的经商家庭的圆滑和漂亮衣服,也没有男孩子的优势,我躲在书房里,在市委红格子文件纸上抄抄写写,闻着米兰的味道,文竹打在墙纸上的身影。我把敏感的想法用书籍压下去,压在肚子底下,我很乖我看书,我很会表达,我也安静不搞破坏,偶尔偷书去捐。当时还抄了不老少的读者文摘,我祖母去市委图书馆帮借的时候脸上是骄傲的,她跟老同志们说,也有一群是工人是邻居:我们家小孙女才几岁呀,特别爱读书。每个星期都要看一整年的杂志。

那是我一生为数不多的感到我祖母在骄傲我,虽然不能称之为幸福,但现在想起来,也是幸福的。

后来,搬到祖母家,祖父病重,家里有氧气瓶,时不时还要去医院送饭,保姆护工一起,多出来好多人。书房变成我的卧室,米兰不见了。家里养了很多小苍兰去盖住病的味道。祖母整天唉声叹气。家道中落。

我发现祖母家过一条马路就有一个书店,老板长卷发高瘦的男人,老板娘也很瘦,有一头卷发,褐色的,穿鳄鱼的连衣裙,有宽发带,涂着玫瑰色的口红,瘦,可是干净,性感,手指头白白的。腿也细长,有点像冶艳版本的现在的晚晚,穿衣服的色泽也是那个调调的,不想平常东北人大红大绿钻的,而是烟粉的,雾蓝的,沙土色。这样的男人女人在我们那个城市,在我小时候并不多见。书店两层,下面卖很多画册,还有印刷反的油画。梵高的明信片。我贡献了很多零花钱在上面。书店有梯子,爬上老高有很很多偏僻的书。我最初的王小波都是在那里接触到的。当然,那时候流行刘墉贾平凹周国平唐师曾林清玄,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我也都看了。二层最令我高兴地是可以办借书卡。我朝家里要了五十块巨款,办了。开始了非常符合我性格的书非借不能读也的历程。二层也有桌椅,可以在那里边呆很久,家里的小苍兰味道我不喜欢。但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祖母的小苍兰都在姑妈家,姑妈并不和我亲近,但我十分想要一株黄色的小苍啦,养在我自己的家里。

我祖父的病愈来愈重,我看了很多书,在家里越来越沉默,也肯很多漫画言情武侠连哈利珀特都看全了,一天一本,学校的书根本不读,家里的气氛经常很压抑,大家心情都不好,我妈看见我看漫画会把他们撕得碎碎的,发现我书包里没有课本,都是漫画,会把我的书包从高楼扔下去。我在家里哭,然后若无其事去上学。从早说到晚,回家一言不发,听音乐看书。

祖父病危,我妈把我鼻血都打出来了,我还拒绝去医院看他。我不知道当时我怎么想的。我心里面有太多的舍不得,也有太多的类似怨恨的东西,太复杂了,我的手指头长得像他,最爱吃他做的红烧肉,他什么时候在公园给我买了冰棍我都记得,他去人大开会穿中山装的样子,高大沉默的样子,不修边幅的样子,被病拖的昏沉沉的样子。他有没有爱我呢,为什么他的话那么少呢,我看了很多的书他也没有表扬过我,我似乎并不值得表扬,因为确实说不清楚很多事情,但是我心里确实有很多复杂的感受。看《安娜卡列尼娜》《呼啸山庄》时候我无限接近过那种复杂强烈的情绪,但是依然解答不了。我只记得很小的时候他热爱我吃货的样子,叫我小胖老鼠,他做的菜我都爱吃。我把他的资本论偷了,他也没说什么。

看祖父的报纸,他看新闻联播,我逃避我妈催我写作文,我挺幸福的,那是一种躲在大树下好乘凉的感觉。

瞧我这都写道哪里去了,但写起来还是很快乐。这着实让我感到幸福。

读书于我来讲,有时候是一种安静的陪伴,一种虚荣的争夺,一种强烈情绪的答案,一种安静,一种新的世界和人类的相遇方式,也是一种伴随着小苍兰味道的回忆。

我是如何将读书这种习惯丢失的,这些留着下回再说吧。不管不顾,先把她找回来,揣在兜里才行。不然,人势必要疯掉的。

近期,小飞大师跟我讲,小婷你还是适合读书。非常意味深长的。在洪绍霖博士的诊所,私下聊天时候,博士知晓我读过文学,虽然一直叫我马律师,也知道我疯狂推荐过他翻译的书籍。于是给我看他写的新书的一些文稿。被牙尖嘴利的婷婷酱说了一大堆来自忠实粉丝的意见。博士很淡然,说,下班那就去运动一下,每天坚持写书了好了,想来很也开心,是件非常好的事。

此二位的话,还有上头我的律师同辈都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尤其是进来我在直播骂黑子骂了三十四分钟,阐释精神类疾病患者污名化问题情绪激动的样子,叫我自己顿生羞愧。


怎么说能,就鄙人自己的状况来说,我还是转身潜入书斋比较适合,也比较容易幸福。深感,我还是不是那么适合喧嚣尘世的人类和物种,入世太久了,也够疲累看的够多,是时候出世了。仿佛过去兴致勃勃看论语听儒家的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大志,现在看老子比较津津有味的想修仙。口味转换了,说明时间到了。读书的时间到了。咻咻~~~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更多
返回日志列表

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ol-128088692434

回复 3楼 2017-6-20 14:34
在微信上已经看过一遍了,来到这里又重温了一下,当读到你写在你祖父的时候,我也想到我的姥爷,跟我姥姥姥爷一起相处的幸福时光,打算每天看一篇你的日志,我现在有些事情想不通或者不开心的时候读一下你的微博相关的案例,立刻豁然开朗了起来,很感谢婷婷姐让我遇见你。

ol-128088692434

回复 2楼 2017-6-20 14:17
送你一朵小红花

Officelady_Grace

回复 1楼 2017-6-15 11:25
读书未必能让你在短时间内得到答案,但可以让你的内心平静。祝安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个人资料

用户名:vm777777

上次登录:2017-08-21


日志分类
搜博主文章

关于onlylady 广告服务 网站帮助 媒体合作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用户服务协议 隐私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2017 Onlylad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Onlylady女人志 版权所有 ICP认证:沪B2-20090087

客服: 010-53916543 webservice@onlylady.com

     GMT+8, 2017-9-23 13:3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