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湉小铺的个人博客 http://blog.onlylady.com/12220398[收藏] [复制]

日志

都市,想说爱你不容易(2018-1-16 03:53) 返回日志列表

阅读(332)次 评论(0)次

都市,想说爱你不容易

我从小生长在穷困闭塞的大山里,直到初中毕业,才跟着我远方的表叔第一次走出大山。在我离开家门的那一刻,我背对着养育过我的破败家园,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回这穷窝了,我要挣很多很多的钱,把一家人都接到城里去。

表叔领着我到了上海,16岁的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切身感受到都市的繁华和富足。大城市的灯红酒绿对一个第一次走出大山的少年来说,冲击力和吸引力简直是致命的。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城市,但城市迎接我的却是冰冷坚硬的面目。

我和表叔一起到了一个建筑工地上干活,工地的包工头是我们的同乡。他见我干干瘦瘦的,就安排我去当钢筋工,一天40块钱;表叔是瓦匠,干砌墙的大工,一天挣80块钱。

干活的第一天,确切地说是半个上午,我的所有美梦就被现实击得粉碎。

我第一次在毫无遮挡的烈日下,在将近40℃的高温里,蹲着学人家如何缠铁丝。他干活时我在一旁看,但他只顾自己干自己的,什么话都没对我说。

家乡没有这么毒的日头,山里也没有如此热的天气。我的汗珠滴滴地往下落,汗水流到我的眼里、嘴里,刺痛与苦涩,失望与落魄,各种滋味萦绕心头。

小工干的活没啥技术含量,我看了一会儿,感觉自己会了,就跟小工头申请自己干了。工地上有个戴眼镜穿着白衬衫的人在我们这些民工中间来回巡视,他们说他是监理,就是监工,专管干活合不合格。很不幸的是,他一直盯着我看,没多久就拿着卷尺过来量我扎的钢筋,他说我干的活不合格,间距不一致,要我返工。自己半个上午干的活全白干了,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监理拍了拍我的肩膀,拉我蹲下来,亲手示范教我怎么扎铁丝。

伙食很差,几乎顿顿是馒头和菜汤,馒头一成不变地坚硬,即便如此,我每顿也要吃6个馒头。

干活没有节假日,晚上十有八九要加班,晚饭后干到八九点钟是家常便饭,如果工期催得紧,干到十一二点钟也是常有的事。

沉闷无风的晚上,大瓦数的灯泡把工地照得和白天一样。城里的夜色没有蛙鸣和蝉声的伴奏,只有搅拌机的轰鸣,也闻不到大山里槐树散发出来的幽香,只有汽车尾气的味道。

我原本是一个爱干净的人,但有时候连晚上冲凉的程序都省了,带着满身的水泥粉尘回到工棚里倒头就睡。

没活干的晚上,我会换上惟一的一套干净衣服,到外滩去看夜景。黄浦江畔真的很美,但城市的繁华与我这样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依然远隔万水千山。

我们盖的大楼快要封顶了,扎钢筋的活快要干完了,我在工棚外洗衣服,包工头说工地上缺推沙子的人手,干一天70块钱。我一听来了精神,70块抵得上我两天的工钱了。

推沙子的活看起来很轻松,推着一个小独轮车到沙堆,有铲斗自动把小车装满,只需要推到50米外的搅拌机前,把一车沙子倒扣在地上就行了。简简单单的活却把我累得半死,一个人供一台搅拌机的沙子,人的腿脚得跟上机器搅拌的转速,稍有片刻歇息,就会有人来催。一个钟头我已经筋疲力尽了,骄阳似火的天气,我口干舌燥,几乎快要中暑了。干渴难耐之下,我奔到搅拌机旁的蓄水槽前。水是绿豆汤的颜色,我不管不顾一头扎进去,咕嘟咕嘟地喝了个饱。水是腥臭的,但好在我没有中暑,坚持把一上午的活干完了。

下午我开始上吐下泻,倒在了工地上。工友们问我咋弄的,我说我喝了蓄水槽里的水。他们说那水咋能喝呢?里面死过老鼠的。表叔把我送到诊所,输液打针。我在工棚里倒了7天,一个人无依无靠,我第一次想到了死。我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滑落,我想家了,想那个贫穷却温暖的家。一场大病花光了我半个月的积蓄。后来病虽然好了,可身子总没有力气。在城里呆了两个月后,我不得不离开城市,回到山里。

两个月的工夫,扣除往返路费和治病的钱,我几乎没有赚到钱。我永远也忘不了回到家时父亲脸上的无奈、母亲的心疼。

冬天,乡里来征兵的了,我报了名,后来被选中了。当我再次告别家乡,踏上北上从军路时,我的眼泪无声地滑落,湿了新军装的前襟。这次我对家的确是百般留恋,我依依不舍地回望冒着炊烟的茅草屋、羸弱的老水牛、贫瘠的梯田,还有我那土里刨食日渐苍老的父母……

从西南到东北,从大巴山到大兴安岭,我到了黑龙江上游的一个边防连队。在那里,我又能看见青色的山冈,闻到泥土的芬芳,听到群山中林鸟的低唱。

与大城市相比,边防无疑是寂寞的,但生活在那里却没有在城市中谋生那样的无奈与艰辛,边防给了我作为军人的荣耀和尊严。

我不想说城市亏欠了我什么,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现在,我选择了离开。都市,不是不爱你,只是想说,爱你太不容易。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更多
返回日志列表

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个人资料

宏湉小铺

用户名:宏湉小铺

上次登录:2018-02-18


搜博主文章

关于onlylady 广告服务 网站帮助 媒体合作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用户服务协议 隐私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Onlylad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Onlylady女人志 版权所有 ICP认证:沪B2-20090087

客服: 010-53916543 webservice@onlylady.com

     GMT+8, 2018-2-18 11:20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