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湉小铺的个人博客 http://blog.onlylady.com/12220398[收藏] [复制]

日志

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2017-11-14 05:09) 返回日志列表

阅读(175)次 评论(0)次

今天在地铁上遇到我的表哥,一上车我就认出来了。他靠在车厢门上,低头玩手机。

他是二舅的心头宝,二舅是外婆和全家人的心头宝。只有小学文化的二舅十八岁当上空军,后来转业成了一名专飞国际航班的飞行员,二舅妈则是空姐。

二十四年前,我们举家去广州二舅家探亲,表哥那时候八岁,我六岁。在二舅家,我第一次见到一桌子的零食,都是表哥的,还有各种玩具,也是他的。他还有钢琴,二舅让他弹奏给我们听。

第二次见到他时,他十四岁,我十二岁。为了二舅一家的到来,我妈妈、姨妈、大舅妈、三舅妈齐聚到我外婆家,把屋子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生怕他们在城市待习惯了,嫌乡下脏。我们这些男孩还去长江边掏螺蛳,提前一天就放在水盆里泡好了。现宰的家养公鸡,从鱼塘现捞的胖头鱼,外公大清早起来现做的豆腐,都一一备好了。

二舅一家是不在外婆家住的,他们在城区最好的龙潭宾馆订了房间,只是中午回来看看。大表哥军哥早早地在村子的路口等着,外婆紧张得连拿碗都颤巍巍的。她做的这些菜,都是二舅爱吃的,也会是二舅的孩子爱吃的,因为那孩子是她去广州带大的。

“来啦,来啦!”军哥一边往外婆家跑一边喊着,后面一辆黑色奥迪沿着村头土路稳稳地开了过来。全家人从堂屋、灶屋、池塘、豆腐坊冲出来聚在一起,站在豆场上,看车子停下,二舅、二舅妈和表哥相继从车子里出来。站在最前面的外婆和外公眼角湿润了,而其他围观的乡亲对着二舅一家和车子啧啧称赞。

二舅的确是当兵的料,那时四十出头,穿着咖啡色长风衣,挺拔英俊;二舅妈一点不像我想象中空姐的样子,暗黄色的脸看起来煞是严肃,见地上的鸡屎皱了皱眉头;表哥是个黑瘦的少年,他跟在爸妈的身后,看样子很紧张。

二舅叫了一声“妈”,外婆的眼泪落了又落,手在二舅的风衣上拍了拍,像是怕拍脏似的又缩了回来。二舅转头看看二舅妈,二舅妈短促地叫了一声“妈”,一只母鸡窜了过去,她吓了一跳。表哥此时站在他妈妈的身后,见二舅看他,就低头轻轻地喊了一声“奶奶”。外婆探头看他:“长高了!变瘦了!”表哥躲在后面不肯过来。外婆对边上的姨妈说:“他还和小时候一样,害羞!”

我们都被大舅轰了出去,站在池塘边的豆场上。远远地我看见打扫得亮亮堂堂的堂屋摆着四方桌子,铺上了新买的桌布,舅妈把菜都一一摆放好,有炒螺蛳、莲藕炖排骨、鱼炖豆腐、青椒炒肉、牛肉炖萝卜,还有糯米丸子,都是过年才能吃到的,馋死我了。

二舅一家三口坐在桌子一边,外婆在厨房热菜,大舅妈端菜。

二舅站起来走到门口说:“大哥,你们都进来吃啊!”大舅摆摆手,远远地说:“我们不饿!”二舅又对着灶房喊:“妈,你过来一起吃吧。菜够了。”外婆一边烧火一边摆手:“这点菜哪里够!”二舅看了看堂屋,又看了看我们,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桌子前。

吃完饭,大舅带二舅一家去二楼休息。那房间新买了床铺、床单和桌椅,水泥地用拖把拖了几遍,墙壁被重新粉刷一新。

二舅妈脱下外套,环顾四周。二舅问:“你在找什么?”二舅妈迟疑地问:“没有衣架吗?”大舅立马对军哥说:“赶紧去借个衣架!”军哥撒开腿就下了楼,冲到隔壁家去借了一个木衣架又飞速奔回来,好像迟一刻世界就会崩塌。

衣架刚放好,军哥的气还没喘顺,二舅妈待要挂上衣服又没挂。二舅又问:“怎么不挂?”二舅妈嘟囔了一声:“有灰。”大舅妈立马就冲着楼下喊:“快拿毛巾来,湿的!”姨妈马上冲了上来,拿着打湿的新毛巾,把衣架擦拭了一遍。

休息好了,跟外公外婆大舅他们说了一会儿话,二舅一家的探亲就结束了。那辆奥迪又一次开了过来。二舅一家走到车前,二舅妈很快钻进了车子,表哥也跟着钻进去,二舅站定回头,说:“我明年再回来看你们。”二舅低头朝车子里说:“你出来跟大家说声再见啊。”表哥又从车里出来,红着脸,往我们这边草草地挥挥手说了声“再见”,又钻了进去。

二舅摇摇头,再次向我们挥手。我们站在豆场上看着车子载着他们绝尘而去。外婆一个劲儿在抹眼泪,眼角处红红的。二舅留下了一大笔钱给外公外婆,也给各亲戚一笔钱,让我们好好照顾二老。

外婆做的菜剩了大部分,热一热被我们敞开怀吃光了。这一天我们几乎没有吃一口饭,也不觉得饿,此时各自像是卸了重担,要好好饱餐一回。我去灶房拿菜,外婆正在灶台边上热菜,对着帮忙的妈妈说:“你看看他,多瘦啊。他小时候我带着,白白胖胖的。刚才忘了跟老二说一声,让他多吃饭。”

两年后,外婆去世了。再过一年,外公去世了。两次葬礼都只有二舅一个人回来,他支付了所有的丧葬费。在那之后,二舅便再也没有回来过。而表哥,我只听说在国内考大学没考好,被二舅送到英国读大学,花费百万。再后来听说他在北京买了房,在某国际知名的大企业里工作,跟一个家境很好的女孩结了婚。

现在他就站在我前面,低头看着手机,跟当初站在外婆家看着地面一样的神态。那时我也是远远地盯着他看,他却没有抬头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他羞涩地、沉默地低着头。外婆拉着他的手时,他也只是尽义务般不把手收回。

妈妈说,你二舅家跟我们不一样,你表哥跟你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你别去找他;妈妈说,当初我们家穷,都是你二舅借钱给我们;妈妈说,我给你洗澡,你二舅妈站在浴室门口看着,我晓得她怕我把她的东西用坏……

二舅每年大年初一都会打电话过来拜年。妈妈问:“你全家好吗?孩子好吗?”二舅说:“好啊,好啊,我退休了,等着抱孙子。”二舅问:“你全家好吗?孩子好吗?”妈妈说:“好啊,好啊,地里庄稼收成好,孙子两个了。”

他们兄妹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我跟眼前的表哥会是在一个世界里吗?

或许我可以跟他好好聊聊,说:“嘿,表哥,你这些年是怎样生活的?”或许我们还能成为好朋友,说些天南海北的话,喝几杯酒,面红耳赤地拍拍对方肩头。可是我没问,一种很奇怪的矜持感阻碍着我上前去。

到站了,走出门时,我再回头看了看他——再见,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更多
返回日志列表

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个人资料

宏湉小铺

用户名:宏湉小铺

上次登录:2017-11-21


搜博主文章

关于onlylady 广告服务 网站帮助 媒体合作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用户服务协议 隐私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2017 Onlylad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Onlylady女人志 版权所有 ICP认证:沪B2-20090087

客服: 010-53916543 webservice@onlylady.com

     GMT+8, 2017-11-21 05:03
回顶部